辽宁11选5走势图|辽宁11选5走势图预测
  • -0009.jpg
  • 省領導、總局領導視察省版權公共服務平臺.jpg
  • 4123123123123.jpg
  • 432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4.jpg
廣州知識產權法院裁定:平臺未經授權不得進行游戲直播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作者:袁舒婕
發表日期:2019-03-18

 廣州知識產權法院2月18日通報稱,該院近期作出裁定,山西省運城市陽光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今日頭條有限公司、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3家公司立即停止西瓜視頻APP直播《王者榮耀》游戲內容。通報一出,即引起了業界廣泛關注,這個禁令被業內稱為“針對游戲直播平臺的第一個知識產權禁令”,對游戲直播領域的版權保護有示范意義。

 一直以來,業界對網絡游戲直播中所涉及的一系列著作權方面的問題存在不小的爭議,司法實踐對這些問題的解釋和回答也并不一致。法院裁定西瓜視頻APP停止直播《王者榮耀》游戲內容這一案例的判決結果,讓游戲行業從業者歡欣鼓舞。而在去年的亞太版權年會上,一些專家學者也曾就網絡游戲的相關版權問題進行深度探討。 

 游戲直播授權亟待規范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于2月28日發布的第43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2月,我國網民規模達8.29億,普及率達59.6%。其中,網絡游戲的用戶規模達到4.84億,使用率為58.4%。根據工信部最新公布的《2018年互聯網和相關服務業經濟運行情況》顯示,2018年網絡游戲業務收入1948億元,比上年增長17.8%。 

 網絡游戲用戶數量和業務收入數據令人震撼,網絡游戲直播引發的糾紛也呈逐年增多的趨勢,吸引了越來越多的關注,網絡游戲直播授權亟待規范。 

 “要理清網絡游戲直播授權問題,首先需要理解什么是網絡游戲直播。”華東政法大學知識產權學院教授叢立先說,網絡游戲的直播是集合作品,可以分為兩部分:其中一部分是內部,另一部分是外部。內部指的是游戲的引擎,包括計算機軟件程序,外部指的是資料、音頻、視頻、圖片、文檔等。 

 對于法院裁定西瓜視頻APP停止直播《王者榮耀》游戲內容這一案例,叢立先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這一禁令對游戲直播行業具有示范意義,案件雖然涉及《王者榮耀》這一款游戲,但從法院對游戲直播行為定性來看,明確了直播平臺在沒有獲得授權的情況下,不能進行游戲直播業務。” 

 直播畫面版權歸屬存爭議 

 網絡游戲直播畫面版權的歸屬到底怎么判定?對于這個問題,爭議一直不少。在叢立先看來,這個問題分為有協議和無協議兩種不同的類別,在無協議的情況下,主播也可能擁有版權。 

 不同的案例可能會得到不同的法律裁定。在廣州網易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訴廣州華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一案中,游戲畫面被視為內容。廣州知識產權法院經審理認為,華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侵害了網易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對其游戲畫面作為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的著作權,依法判決被告停止傳播,并賠償原告經濟損失2000萬元。 

 但是在上海耀宇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訴廣州斗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著作權侵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一案中,法院卻給出相反的觀點:“由于涉案賽事的比賽本身并無劇本之類的事先設計,比賽畫面是由參加比賽的雙方多位選手按照游戲規則、通過各自操作所形成的動態畫面,系對進行中的比賽情況的一種客觀、直觀的表現形式,比賽過程具有隨機性和不可復制性,比賽結果具有不確定性,故比賽畫面并不屬于《著作權法》規定的作品……”對于這個案例,香港城市大學博士何天翔認為:“斗魚案并不符合《著作權法》第二十二條規定的可以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使用作品的情況,我們需要考慮游戲畫面的價值轉移。” 

 游戲公司也已意識到游戲畫面的直播亟待規范化。2月14日,騰訊游戲發布《關于直播行為規范化的公告》,公告提出:“游戲內容與游戲直播內容存在天然的版權關聯,作為直播行業及其衍生領域的內容提供者,騰訊承擔其游戲內容合規運營責任的同時,也有責任推動基于騰訊游戲畫面的直播內容和授權的規范化。” 

 外掛侵犯何權尚需界定 

 今年2月剛剛發行的《Apex英雄》等游戲,給網民帶來娛樂的同時也催生了副產品,與游戲本身一并進入公眾視野的還有外掛軟件。基于曬榜單、追求高分等需求,外掛軟件在眾多網絡游戲中屢見不鮮。 

 對于外掛問題,中央民族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熊文聰表示,國內之前也有很多案例討論游戲外掛的正當性,有一些案例認定外掛侵犯了游戲開發者的作品復制權,也有案例認定其侵犯了修改權,還有案例認為這構成了不正當競爭,甚至有一些案例認為提供外掛的行為構成刑事責任,涉及非法經營罪。熊文聰說:“關于外掛問題,有很多討論,目前沒有統一的答案。” 

 不僅僅是在中國,國外的游戲玩家們對外掛的討論也從來沒有停止過。來自新西蘭惠靈頓維多利亞大學的教授蘇珊·科貝特說:“新西蘭人花了更多的時間玩游戲,而不是看電影或聽音樂,并且有越來越多的人在線注冊玩游戲,網絡游戲給經濟作了很大的貢獻。”蘇珊·科貝特站在玩家的角度對網絡游戲中的外掛行為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蘇珊·科貝特說:“有的游戲中會有一部分比較無聊,玩家就付費采用自動程序,讓機器幫助他們進行游戲。游戲開發者禁止玩家使用任何自動玩游戲的程序,他們認為所有的這種程序都是在作弊,但我認為這樣的做法是不公平的。因為不是任何一款游戲所有的環節都那么有趣,所以在那種無聊的環節中,用機器人來玩其實是可以理解的。” 

 雖然目前對于外掛問題沒有形成統一的答案,但叢立先認為,網絡游戲是新興產業,平臺侵權獲利極大。和巨大的利潤空間相比,即便平臺被判抄襲,游戲開發者需支付的民事懲罰金額也不會很高,這種懲戒是沒有威懾力的,社會治理效果也并不好。也正因如此,多位專家建議司法態度和裁量標準盡量統一,以便有利于網絡游戲行業更好地發展。 

    

  作者:袁舒婕 來源: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 發布時間:2019年3月14日 

 

辽宁11选5走势图 时时彩后2稳赚技巧 摩卡868线上登录不了 快三投注最佳技巧 极速时时采彩计划软件群 11选5任七杀2稳赚 1分钟一开大发快三规律 排列三6码组选几注 山东时时开奖 球探比分网下载 万人炸金花2017版下载